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下注 >第96章 打破他的头

第96章 打破他的头

抬起头,眼中满满的惊讶:“姐,你怎么这么说?我们是好姐妹,不是吗?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却比一般亲姐妹还亲。姐,我永远都不会恨你的。”一字一句全发自肺腑。

故作感动,将齐子姗搂进怀里:“我的好妹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脸上得意的笑与声音里的哽咽形成诡异的对比。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打破了一室沉沉悲伤。齐子姗慌忙拭去眼角的泪:“请进。”

一身悠闲的西装衬得司徒宏泽优雅而高贵的气度,虽年过半百,却无半分老态,更比年轻人多了一份岁月淬练出来的成熟与睿智。

扬起亲切的笑:“你们姐妹俩久未见面一定有很多话要说,不过,来日方长,先到餐厅吃点东西再说也不迟。”

“谢谢爸爸。”对于司徒宏泽的用心良苦,齐子姗万分感激。之前他对自己的行为无非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现在误会冰释,他待自己比亲生女儿还要好,她真是太幸运了。

餐桌上,看着司徒宏泽对齐子姗一百十八度的大转变,齐蒙蒙有心疑惑。她不是齐子姗,不会那么天真地相信世上全是好人。

特殊的经历中,她深知人性的阴暗面。世上绝没有无缘无故的好,豪门之内的明争暗斗比一般家族更血腥,更可怕。

而且,就她所知,司徒赫哲与司徒宏泽之间并不似表面看上去的那样和睦。据传闻司徒宏泽并不喜欢司徒赫哲这个私生子,而在几年前司徒赫哲更是用了计谋,夺取了司徒宏泽手上的股份,架空了父亲的权利,让他挂着一个有名无实董事长的头衔。

自那以后司徒宏泽便称病很少到公司,一年后司徒赫哲直接将原本的司徒集团更名为赫集团,以昭示他的所有权。

随着赫集团的日益壮大,成王败蔻的事实渐渐被人们所遗忘。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提起司徒宏泽这个董事长了,只知道洛城首席总裁司徒赫哲。

齐蒙蒙很难将眼前亲和的老者跟一个月前医院里盛气凌人的司徒董事长联系到一块儿,总觉得他笑里藏刀,绝不似外表看上去的这么简单。

“来,蒙蒙,你也吃啊,别客气,就把这当成自己的家。”亲切地招呼着齐蒙万博体育官网客户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万博体育官网客户在线欢迎您的加入为您打造安全,优质的服务,万博体育官网客户在线服务官网诚信经营,信誉安全可靠,万博体育官网客户国内目前最权威的门户,现在开户注册即可领取相关优惠!蒙,令她在受宠若惊之余更加深了心中的疑惑。

“谢谢董事长。”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提醒自己一定要加倍注意和小心。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吃过早餐之后,司徒宏泽坐车出去了。偌大的宅院华丽得如同宫殿,却十分冷清,所幸有齐蒙蒙在身边,齐子姗已不再那么惊恐害怕了。

突然想起一件极其重要的事,笑容自脸上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惊恐,握着齐蒙蒙的手,紧张又带着几分期待地问:“姐,你在外面有没有听说公孙大哥的事?”公孙豫皇是洛城的名人,他如果出事必定不会风平浪静。

齐蒙蒙坦白地点点头:“公孙豫皇在餐厅里公然打破了司徒赫哲的头,这件事全洛城的人都知道。”

惊恐地瞠大了眸,后退几步,直到背抵住了桌子。亲耳由自己最信任的人口中听到,她仍是不敢相信。仅有的一丝幻想破灭,面对可怕的事实,她手足无措。

司徒赫哲一直对公孙豫皇很不友善,他们之间更有着别人所不知道的宿仇。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公孙豫皇的。

“姗姗,你不要这样。来,坐下。你现在有了宝宝,应该维持好平静的心情才是。司徒赫哲和公孙豫皇虽然是因为你的事才起的冲突,可是,你现在又能做什么呢?”状似无心说漏了嘴。

失魂落魄的齐子姗听到这一句更是惊恐地瞠大了眸,用力抓住齐蒙蒙的手:“姐,你说什么?公孙大哥是因为我才打了司徒赫哲的?”

微微蹙起了眉,却没有拍掉齐子姗的手。表情有几分慌张,仿佛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刻意想掩饰:“姗姗,你别激动,我也只是看到有些报纸上这么写。而真实的情况除了司徒赫哲和公孙豫皇外,没人知道。”

颓然松开了齐蒙蒙的手,满脸慌乱惊恐:“姐,你说司徒赫哲会怎么对付公孙大哥?姐,我该怎么做才能救公孙大哥?”一遍遍焦急的询问正中齐蒙蒙下怀。

“不然,你去求求司徒赫哲。说不定他会看在孩子的份上……”话还没说完即被自己否定掉:“不,这件事你还是不要出面的好,万博体育官网客户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万博体育官网客户在线欢迎您的加入为您打造安全,优质的服务,万博体育官网客户在线服务官网诚信经营,信誉安全可靠,万博体育官网客户国内目前最权威的门户,现在开户注册即可领取相关优惠!免得又节外生枝。姗姗,你放心吧,公孙家是洛城的大家族,公孙豫皇的母亲更是出身贵族,他们会有办法的,公孙豫皇不会被判刑的。”再投下一枚深水炸弹,轰断了齐子姗紧绷的神经。

心烦意乱的齐子姗再听不进齐蒙蒙的任何语言,强撑微笑告诉她自己累了,想休息一下。当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时,所有惊恐和愁忧化作无形的利爪伸向自己,在她心口抓出道道血痕。

不管公孙豫皇是否是因为她而和司徒赫哲起冲突,她很清楚一点,司徒赫哲是个报复心极重的男人。上次公孙豫皇帮助自己恢复记忆,他一定很不高兴,一定想方设法要报复他,而他不会放过这一机会的。

越想越觉得自己对不起公孙豫皇,他那么尽心尽力的帮助自己,如今他身陷牢狱,她却无法为他做点什么,她真是太没用了。

不,她要找司徒赫哲,她要去求他,求他放过公孙大哥。

坚定了想法后,她跑去找司徒宏泽,佣人告诉他,老爷出去了,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而没有司徒宏泽或司徒赫哲的允许,她根本无法踏出司徒大宅一步。

漫长的等待是一把无形的刀,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寸寸割据着她的心,疼痛难当。

从阳光明媚的早晨等到日落西山,从华灯初上等到夜静更深,司徒宏泽还是没有回来。期间齐蒙蒙偷偷贿赂了一名小女佣,让她帮她们买来几份报纸,报上所刊的内容更是令齐子姗惊乱不已。

今日司徒赫哲起诉公孙豫皇的故意伤人案一审开庭,公孙豫皇在餐厅内公然对司徒赫哲行凶,致使他头部受伤昏迷住院,证据确凿,形势对公孙豫皇十分不利。

报纸上大篇幅报导了这一震惊洛城的事件,庭审结束后,司徒赫哲和公孙家都不接受任何采访。下一次开庭定在一星期后,报纸上公孙豫皇胡子拉渣,十分憔悴,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看着这样的一幕齐子姗自责不已,如果不是因为她司徒赫哲也许不会对公孙豫皇这么狠。不行,她不能让公孙豫皇坐牢,她要去求司徒赫哲放过他,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

三天后,司徒宏泽总算回来了。漫长的煎熬,目目如蛆噬骨,却不得忍耐。

从窗户里看到司徒宏泽的车回来,她顾不得许多,匆匆忙忙追了出去,连鞋都忘了穿。昨晚刚下了一场雨,冰冷的湿意由脚底板直达心深处。

顾不得许多,冲向司徒宏泽,在他惊愕的目光下,喘着气开口:“爸爸,我能不能出去一趟?我想见见司徒赫哲?”仍是改不掉对习惯的称呼。

藏起锋芒,微蹙着眉:“子姗,你现在已经是有身孕的人了,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顺着他指责的目光,她看到了自己沾着泥水的光脚丫。脸上飘起几朵红云,悄悄缩了缩,讷讷道歉:“对不起。”

“哎……你啊,进来说吧。”无奈叹了口气,却没有对齐子姗再多加指责。

进了屋,佣人忙为齐子姗取来一双棉拖鞋,穿上之后,不等司徒宏泽坐下,惊乱又提:“爸爸,我想去见见司徒赫哲。”恳求的音调里多了几分坚持。

无视她的慌乱,优雅在沙发上坐下:“有什么事慢慢说,你这么急着见赫哲做什么?”接过佣人递上来的咖啡优雅轻抿了一口。

“爸爸,对不起,我有些急事必须当面跟他说。”坚持着不肯透露。

深深凝了一脸坚定的齐子姗一眼,慢悠悠放下咖啡杯:“详叔,你去给二少奶奶备车。”

“是,老爷。”

反应过来的齐子姗对司徒宏泽感激不已:“谢谢,谢谢爸爸。”

春雨缠绵着天空,冷风阵阵吹来,刚下车的齐子姗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抬头,凝着这座六十六层高的建筑物有片刻恍惚。

同样冷雨霏霏,同样寒气逼人,蓦然回首,发生过的事历历在目,短短一个季节的变迁,她竟然从一个负荆请罪的少女,成了今天身怀六甲的夫人。

一切的一切恍若如梦,唯一相同的是她和司徒赫哲的关系始终势如水火。此情此景,何曾相似啊。

纯白的呢子及膝裙外披了件粉色外套,介于纯真与成熟之间,一进入大门便引来职员的侧目。眼尖的人认出了她的身份,寻了三五好友在她经过之后窃窃私语。

对于人际间微妙的一切,齐子姗并不懂。脂粉未施的脸上透着几分未曾好眠的惨白,在助理的带领下畅通无阻来到了最高层。

站在那扇挂着“总裁办公室”字样的门前,犹豫不决,迟疑不前。未来时万分渴望,真正要面对时,抬起的头有千斤重。

事到如今,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闭了闭,把心一横,敲响了门。

“进来。”浑厚的男声撞入耳膜,震得原就惊恐的心更是一颤一颤。

旋开门,不给自己犹豫的机会。偌大的办公室后,司徒赫哲专注于公事,十指在键盘上飞舞,根本没有看她一眼。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