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下注 >第363章 :好不好玩

第363章 :好不好玩

谷雨菡转过脸,就看到了甘卓联一脸笑意的向着她走过来。

眼里涌起几分厌恶。这几年,仗着五年前那一次错误,他一次又一次找上门。说她是他的。

“甘卓联,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动不动就出现在我家?”这是她家,不是甘家,不要像是走自己家菜园一样随便。

对她眼里的不耐,跟厌恶,甘卓联像是没有看到一样:“雨菡,你爸已经同意了我们的婚事,你看一下婚礼要定在什么时候?”

“甘卓联。”谷雨菡叫了起来:“谁要跟你结婚了?谁要跟你定婚礼?我不会嫁给你的。”

甘卓联深深的看着她,最后叹了口气:“好吧,你今天心情不太好。我理解,这样好了。我明天再跟我父母一起过来,商谈一下我们的婚事好了。”

“甘卓联。我不会跟你结婚的。你死了这条心吧。”谁要他带父母过来了?谷雨菡真是恨得不行,正想赶甘卓联出去,另一个声音响起,阻止了她的动作。

“雨菡。”谷母从楼上下来,就听到谷雨菡的声音:“怎么这么没礼貌?”

“妈。”谷雨菡上前搂着她的手臂:“什么跟甘卓联结婚?谁要跟他结婚了?”

“卓联,你先去吧。”谷母丝毫不理会谷雨菡的话,只是看了甘卓联一眼:“明天让你妈过来坐。我好些时间没见到她了。”

“好。伯母,那我先走了。”甘卓联又看了谷雨菡一眼:“雨菡,我明天来看你。”

谷雨菡的反应是转过头,根本不看他。谁要他看了?他以为他是谁啊?

身体还一阵又一阵的不舒服,刚才被沐逸群那样对待。她觉得很累,又很委屈,还有更多的是痛苦。

如果不是自己当年一步错,变成现在步步错,沐逸群又怎么会这样对她?

谷母看着女儿,脸上闪过几分不满:“雨菡,卓联这几年对你怎么样,你也应该心里有数吧?干嘛一天到晚摆个冷脸给他?”

“妈——”谷雨菡气死了,如果不是五年前甘卓联趁着她酒醉跟她发生关系。她又怎么会被沐逸群忌恨?

“我根本不喜欢他,我爱的人是沐逸群,你明明答应过我的,三年时间到了,就让我跟沐逸群在一起,你现在是想反悔吗?”

“反悔?”谷母没想到女儿还这么固执,心里很气,脸上却是一脸和蔼之色:“我没有反悔啊。可是你确定,沐逸群现在还要跟你在一起吗?”

“我——”

谷雨菡心口一堵,说不出话来了。

“雨菡。三年可以改变很多事。你以为,沐逸群真的爱你?”谷母苦口婆心的劝她:“你知不知道?沐叔铭最近动作频频?一次又一次打压你爸爸?如果他真的爱你,为什么沐家要做得这么绝呢?”

“妈?”

是真的吗?沐逸群真的让他父亲,给自己的爸爸下绊子吗?

谷雨菡不相信,可是,又不由得她不信。

“雨菡。放弃沐逸群吧。他不爱你。你何必跟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在一起呢?”

谷母话尽于止,也不再说,什么事情点到为止,相信谷雨菡会明白的。

谷雨菡的身体滑落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茶几上摆着的花发呆。

双|腿之间还残留着沐逸群给她带来的不适。耳边还响着他曾经说过的话。

他恨自己?

他以为她背叛了他,所以才这样愤怒。这样生气?所以才会对着爸爸下手,是这样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要怎么办呢?

…………………………

谷雨菡没有时间去想要不要去找沐逸群。翻译部有个任务,她要陪同一个首长去国外访问。

首长的行程安排得很竖排,连接几个国家的访问结束,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

而这半个月,谷雨菡忙得没有时间去想这其中的关键。夜深人静时,想到沐逸群对自己的绝情,心里就十分的痛苦跟纠结。

半个月后,谷雨菡结束了任务回家,终于决定了要去找沐逸群说清楚,可是不等她去找沐逸群,一回家就听到一个让她震惊的消息。

父亲被中|纪|委的人带走了。

谷雨菡看着自己的母亲,不敢相信听到的是什么话:“你说什么?”

“你爸爸,被中|纪|委的人带走了。”谷母一脸的急色:“就在昨天上午,我托人去打听关系。想要见你父亲一面问问是怎么回事,可是都没有结果。”

“妈,你冷静点。”谷雨菡知道被中|纪|委的人带走意味万博体育足球最近颇受足球迷欢迎,特别是一些边看球赛边参与竞彩的小伙伴们,这里第一时间为大家提供实时开奖信息!着什么,可是,应该不可能吧:“那些人,把爸爸带走,有没有说因为什么事?”

“没有。”谷母此时是真急了:“只说接到举报,你爸爸涉嫌贪|污。可是问他们是什么案子,却一个人也不肯说。”

怎么会这样?

谷雨菡咬着唇。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沐逸群?

上次妈妈说是沐叔铭一直打压爸爸,那这一次有没有可能,也是他们?

“妈,我出去一下。”

“你要去哪里?”谷母看着女儿,突然想到了女儿在翻译部,一直都跟首长关系不错:“对对,你去找一下首长,看看可不可以让你爸爸出来。”

“妈。”懒得解释,这个时候事情还没搞清楚,怎么可能去找首长?现在能找的,是其它人。

谷雨菡扔下行李,直接就去找沐逸群了。

时隔半个月,谷雨菡又出现在沐逸群的办公室。这一次,跟上次的喜悦期待完全不一样。

她满心都是急切,不敢置信,还有一丝隐隐的渴求。

沐逸群正坐在办公桌后改文件。沐逸枫去度蜜月,还有几天才能回来。公司的事情很多,所以谷雨菡进门之后,他一言不发,任她站在那里发呆。

他不开口。谷雨菡却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说。

“逸群——”

只是叫了一声名字,谷雨菡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沐逸群全部的注意力,似乎都放在文件上,一点也没有回应她的意思。

她又站了半个小时,看着他又放下一份文件,她终于忍不住了,拉住他的手,看着沐逸群:“逸群,是你做的对不对?是不是你?”

沐逸群终于将注意力放在谷雨菡的身上,抬起头盯着她脸上的急切,失望,不敢相信,还有那一丝期待。

他将手从她手里抽回来,身体放松在椅背上:“什么是我做的?”

“我,我爸爸被中|纪|委的人带走了。不要告诉我,这跟你没有关系。”

“哦?”沐逸群挑了挑眉:“你爸爸被中|纪|委的人带走了吗?那还真是太让人遗憾了。”

他说这个话,神情间却没有一点遗憾的意思,谷雨菡咬着唇,小脸染上几分指责之色:“你早知道了对不对?是你做的对不对?是不是?”

沐逸群看了她一眼,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你说这个话,就表示你已经认定了。既然是已经认定了,又何必问我?”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谷雨菡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好像在他面前,矮了一截一样:“我,我只是想问一下,是不是你——,不对,我就是想问一下,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我知道。”沐逸群大大方方的给她一个答案:“你说得对,我知道你爸爸被中|纪|委的人带走,我也知道为了什么。”

“那你知不知道是谁——”陷害爸爸的?谷雨菡的话没有说完,沐逸群已经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

他伸出手,捏着她的下颌。看着她略带苍白的脸,一个字一个字开口:“我知道。”

“你,你知道?是谁?”她相信爸爸是不可能贪|污受|贿的。一定是有人陷害,一定是的。

“我。”沐逸群淡淡的说出那一个字。满意的看着谷雨菡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一脸的不敢相信,看着她的嘴唇动了动,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声音哽在喉咙里,心里涌上一波又一波的冷意,最后,只说了一句:“你,逸群,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开玩笑的是不是?你——”

“我从来不开玩笑。”沐逸群捏着她下颌的手,开始用力:“你以为,你爸爸很干净?这个,不过是他应有的惩罚。”

“不可能。”谷雨菡挥开他的手,身体退后一大步:“你说谎。我爸爸不可能——”

“是不可能,又怎么样呢?”沐逸群笑得很得意:“他现在,不一样被中|纪|委的人带走?你以为,他那么容易能出来吗?”

他是在笑,可是眼神一片冰冷,那笑,十分的嘲讽,得意,好像来自于地狱的撒旦。

谷雨菡的心跳有些失序,她咽了咽口水,看着沐逸群,让自己冷静下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谷雨菡,你应该问你自己吧?”沐逸群冷哼一声:“我不过是回敬一下你罢了。”

这个回敬,晚了三年。而他,觉得还好,不算太晚。

“沐逸群。当年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甘卓联——”

“你跟他怎么样,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沐逸群冷冷的打断她的话:“你或许不知道吧?不光是你爸爸,还有姓甘的他老子。也被中|纪|委的人带走了。你说,好不好玩?”

………………………………………………………………

今天第一更。

这几天心月很忙。写字很慢,大家理解一下。谢谢。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